社區服務 統計排行 幫助
  • 5727閱讀
  • 0回復

个人隐私:口述老婆的闺蜜让我习惯性出轨【图】

樓層直達
級別: 俠客
  老婆的闺蜜让我习惯性出轨
  出轨是有惯性的,而且次数越多,惯性越大。那次之后的半年时间里,每周我几乎都会偷约小丽。她来我家作客,趁老婆下楼买菜的工夫,我也要跟她暧昧一次。她似乎也形成了习惯,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种羞涩。
   小丽是老婆单位里的同事,她俩在一起工作五年了,是很好的搭挡,生活中更像亲姐妹一样。小丽长相比我老婆还要俏些,非常沉稳,挺大气。倘若当年我是先认识了她,很有可能会选择与她谈对象,不过这只是凭空想想而已。
   可说实在话,我就喜欢她那种类型的女人,蛮有女人味。当然,我老婆也不错,只不过男人总会有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毛病。只所以,男人喜欢别人的老婆,其实只为图一时新鲜,若真尝到了手,久而久之就会觉得还不如自家的好用。
   老婆常说小丽的家事,我听了不知有多少遍了。她开口闭口全是小丽,生活中就是跟小丽攀比着。今儿她老公怎么了,明儿小丽又要去买啥衣服。反正,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件事,我总是左耳听右耳出。不过,到有一件事,深深的印在我脑海中。
   有一次我和老婆在床上爽快之后,她莫明其妙地又提及了小丽,她说小丽的性生活很不幸福,说小丽总跟她诉过苦,她老公别看五大三粗的,可那玩意尺度很小,时间又很短,每次她刚要进入状态时,就不得不草率出场,那事儿让她非常的失望和扫兴。当时,我还曾跟老婆开玩笑说,要不那天让小丽来我这儿试试……     有些话往往是说不得的,说了很可能就要去做,男人一当有了那个贼心,就会逐渐去培养那个贼胆,起码我就是那种人。没过多久,我对小丽就开始蠢蠢欲动,很快就下手了,彻底地让她试了一把。有一周日下午,小丽来我家玩,老婆上午正巧回了娘家,她来时也没事先通个电话。当时,我刚刚午睡醒,正在洗手间洗脸,她见我一人在家,也觉得不太好意思,说改天再来吧。
   我岂能放过这等独处的好机会呢,我说你先坐下,我正有事要问你呢?紧接着我在冰箱里拿出一罐饮料打开后,递给她。见她坐下后,我就借机把客厅窗帘拉上了,我说太阳照家里太热了。她当时肯定没防备我,因为我们太熟悉了,甚至我的生活习性是啥她也早知道。她还总当着老婆面夸我是个恋家的好男人。     我坐在离她有一米远的地方,她依在沙发的扶手上,我和她说的也都是那些家长里短之事,在不聊聊她们工作,聊聊她们领导。聊了十多分钟后,她饮料喝完了,起身要把空罐放在茶几上。我趁机赶紧从她手中接过来,牵着了她的手,罐顺势落在了地上,她抽开我的手后又弯下腰去捡,我就搂她坐在我怀里。
   她挣扎着说,“别这样,别这样……”。我没有松手,喘着粗气把嘴凑到她的嘴边说:“我喜欢你”。她还在徒劳地想脱身,可早已经是我口中的棉花糖,她很快就软了下来。可仍在不断的说:“不行,不要,这样对不起旭娇(老婆的名字)”。
  我说,你放松一些,听我的,她不会知道的,我俩的事儿只有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。很快她不乱了,闭上了眼睛,和我赤裸裸的躺在沙发上,那天她很满足……
   出轨是有惯性的,而且次数越多,惯性越大。那次之后的半年时间里,每周我几乎都会偷约小丽。她来我家作客,趁老婆下楼买菜的工夫,我也要跟她暧昧一次。她似乎也形成了习惯,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那种羞涩。
   有时候,她演戏的功夫比我还要老练。看来,女人天生就是个戏子,之前,我觉得小丽是那样的文静,秀气,没想到,当脱光衣服之后,女人的本性就爆发了。恐怕这就是动物的自然本能,或许也是一种条件反射。偷食的东西就是香!
  老婆始终没有察觉出我和小丽的变化,一切还像往常一样依旧。但小丽和我的关系却越来越近,她甚至于开始迷恋我的身体,有时还帮我创造机会,我懂得她的意思,她为了自己,也是为了我。我还是那样不多讲话,可小丽却开始变得话多,像我老婆一样话多。
  我才明白,原来她俩是有这方面共同的爱好,或许才走得很近。
  时间久了,我似乎开始有些排斥小丽,我觉得她也就那么回事,好奇过后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新鲜感。更多的时候,我便是多了一种担扰。我还真怕有一天会东窗事发。
  这半年来侥幸没被发现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可小丽她却显得越陷越深,或许是她真是太饥渴了吧。
  我曾试问过她,我说千万不能让你老公知道我俩的事儿。她说会注意的,我说你怕吗?她说不怕,大不了离婚,反正她男人也相当于残疾。
  她反问我,旭娇发现我俩有异常吗?我说,还没有,可我真有害怕她会发现。
  她说,你别担心,即使知道了她肯定也不好意思开口的。
  我说为什么?她说你可能还不知道,我们单位领导非常喜欢她,也很器重她,常找她单独“加班”呢!我说这是真的吗?她说你们男人可以这样,就不许女人那样呀。她说没事的,只有过那么几次,旭娇亲口对我说的,问题不大。
  那天,小丽离开宾馆之后,我真晕了。我不知道最心爱的女人还有多少秘密瞒着自己,正如我和小丽的事情瞒着她一样。婚姻又怎样去讲究“诚信”呢?而这种所谓的“信任”又只不过是一种高明的欺骗!
  老婆那件事,我心里绝不会宽恕她。可又能怎样呢?我想今后家里肯定不可能再会有之前的和平吧?我很小心眼,我会故意找茬。
  “苍蝇”确实很反胃,每个男人都很自私,我可以那样,但她不行。
  小丽这招也确实很阴险,她公然在我面前出卖了老婆,她究竟想干啥?











卡卡潮货商城-壹号店 -网上潮货商城,全场行货正品,省钱又放心!全国1-5天收货.
快速回復

限100 字節
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,可以用」恢復數據」來恢復帖子內容
 
上一個 下一個